婚姻和火鍋一樣,

都是一場抱團取暖 

  ——寄語

 有女讀者問:婚姻中究竟選擇什么樣的伴侶更容易幸福?內向的還是外向的?熱情的還是淡泊的?陽剛的還是溫柔的?濕冷的天,暫且把這個問題放在一邊,找出家里那口熱氣騰騰的火鍋,放足底料,準備食材,這充滿人間煙火的一鍋煮完吃盡,我的故事就講完了,或許你的答案也分明了。

像毛肚一樣嬌貴的男人

 第一個出場的,是毛肚男人。

 俗話說,要保持毛肚的原汁原味,一定要注意涮的手法,七上八下”地在湯底中過幾遍已經足夠,再煮就老了,咬不動撕不開。可是,毛肚偏偏容易滋生寄生蟲,如果只圖好吃,涮的時間太短,容易吃壞腸胃吃出毛病。你看,這像不像少女們都會愛上的”男人,他們總有那么一兩樣奪目的才華,繪畫、唱歌、寫詩、打籃球甚至打架,他們因為這些特性昂貴又驕傲,女孩們卻總被卓爾不群的才藝吸引,飛蛾撲火一樣靠上去。真走近了,才發現他們好像有點渣,脾氣和性格都不穩定,愛情的維護成本太高,就像郭沫若或者徐志摩那種經典渣男”,并不是存心對你一個人不好,而是他們永遠最愛自己,最在意自己的舒適、光鮮和體面,不怎么顧得上你。縱然再喜歡,你都很難與這樣的男人走進婚姻,就像毛肚,即便再愛吃,也不可能管飽。

 有人管他們叫渣男,其實,誰年輕時沒愛過幾個混蛋?

像午餐肉一樣宜家室的男人

 午餐肉男人起初總是被嫌棄:既不是肉,又不是菜,沒得一點特色,哪個女人也不愿意初戀就愛上這樣的男人,太大眾、太平凡、太不浪漫,太愧對“愛情”兩個火辣辣的字。可是,時間久了,你會發現午餐肉挺好,既能當肉,也能當菜。既有肉的鮮美卻不膩歪,還有菜的實惠能管飽。像午餐肉男人一樣的經濟適用男,仿佛是世界上的大多數,面對他們,女人沒有怦然心動的忐忑,沒有愛入骨髓的深刻,沒有生離死別的跌宕,沒有非他不嫁的決絕,但是,他是一個很保險的選項,能在你累的時候遞上一個抱枕,能在你病的時候跑前跑后在醫院的各個辦公室耐心咨詢,可是,他們平時存在感特別弱,滿足不了你對生活的熱情,偶爾會讓你懷疑嫁了一個假老公。婚姻如果讓你迷茫,就像吃火鍋不知道點什么,或者眾口難調各有所愛,那就點份午餐肉,因為總有人愛吃,總能吃完。

 有時候,平凡,反而是另外一種體貼。

像牛羊肉一樣重口味的男人

 沒錯,牛羊肉男人是純爺們,俗稱“大男子主義”,但遠遠沒有到“直男癌”的程度。假如你受得了他們的腥膻氣息,并且甘之如飴地把這看作“男人味”,那他們真是婚姻中特別好的伴侶。他們愛大包大攬:工作,我沖;開車,我來;喝酒,我上;孩子,你抱。是的,他們霸道總裁、生龍活虎、精力旺盛,甚至連做愛的時間似乎都比其他男人長久。不過,這些優點背后,是對女人的干涉:我媽就是你媽,媳婦就得把婆婆當親媽;孩子這么小,你出去瞎蹦達什么,帶孩子是女人的天職;哈哈哈,男女平等,你怎么不讓我生孩子啊。女人不能只看到牛羊肉男人的豪爽,忽略了他們的蠻橫;也不能只抱怨他們的專制,忽略了他們的能干。沒有十全十美,優點和缺點都是雙刃劍,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既勇猛又溫柔,既強悍又體貼,既力拔山兮氣蓋世,又在你面前當得了小羊羔的男人。

如果一定要以地域區分,北方生產牛羊肉男人。

像丸子一樣Q彈的男人

 先別嫌棄他們缺少個性,不夠剛烈。想象一下最頂級的牛丸或者魚丸,在火鍋里久煮不爛,甚至越煮越有彈性,因為浸潤了鍋底的滋味,自己的味道也越來越老道,越來越入味,直到和湯料渾然一體,難分彼此。丸子是火鍋里最能入鄉隨俗、隨機應變的食物。像丸子一樣的男人,你可以說他圓滑,可他并不存那些害人之心,他所有的力道都用于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周全,不要指望他路見不平一聲吼,但是,危險時他肯定會護住妻兒安全撤退。更多的時候,他們懂得審時度勢,決不輕易置身險境,他們不張揚,不逞強,貌似還有點“老好人”,但是,女人嫁給他們很安全,說通俗點,就是“不吃虧”。

很多南方男人,都是“丸子先生”。

像蔬菜一樣無公害的男人

 最后出場的是蔬菜先生。

 他們是新時代的溫柔男性,外表干凈秀氣,溫暖宜人,對待愛情像食草動物一般友善溫和,在感情關系和人際交往上挺被動,性格靦腆害羞,不擅長與異性接觸,共處和獨處時都人畜無害,他們用情專一,前提是,你懂得欣賞他有點女性化的細膩,不像其他類型的男人,雄性氣質那么明顯。除了麻辣鍋底,他們幾乎能和一切鍋底匹配,甚至充當任何一種鍋底的“掃尾菜”,如果你曾經經歷了身心疲憊的愛情,也向往歲月靜好的生活,還能忍耐乏味、清淡和枯燥這些婚姻的必需品,蔬菜男人是非常好的選擇,他們腦力不狡猾,給足你安全感。

 特別要提的是香菜,號稱蔬菜中的榴蓮,喜歡的賊喜歡,不喜歡的連味都聞不起,這就是“青菜蘿卜各有所愛。”

你的婚姻需要什么樣的伴侶,適合什么樣的男人,還取決于你這套鍋底:

自己是川味麻辣鍋,蔬菜剛入鍋,就蔫蔫地沾滿紅油,下不去口;

自己是清淡的白湯,牛羊肉之類大葷煮起來總覺得不過癮,缺了點濃厚滋味;

自己是番茄鍋底,魚丸肉丸總有去不掉的酸味,口感不如想象中好;

自己是濃厚的肉湯鍋底,再加一份同樣肥厚的肉類,容易油膩反胃。

有時不是菜不好,是我們自己這套鍋底湯料不合適。

而大多數已婚女人,幾乎用了一輩子,活得既有紅湯的熱辣,也有白湯的鮮香,成了有容乃大的鴛鴦鍋。

什么樣的菜都能煮,說的或許就是這種嫁給誰都能過得不錯的女人吧。

其實,婚姻和火鍋一樣,都是一場抱團取暖。

【素材來源網絡,由東方麗人婚戀網整理編輯】